滴滴彩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滴滴彩 > 服务项目 >
“150碗熟肉案”被告申请再审,律师:不适用退一赔十
发布日期:2022-04-30 21:13    点击次数:154
全网关注的“卖150碗熟肉被判赔5万元”案件,迎来新的进展。4月29日,极目新闻记者从被告律师方面获悉,他们已于当日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律师表示,小作坊生产销售的食品是否要标签,并非强制性规定。那150碗熟肉的标识要求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因此本案不适用“退一赔十”。讼诉材料收取清单律师称标识符合法律规定毛妈妈土特产经营部去年7月向顾客邵兴(化名)售出150份扣碗类熟肉产品后,被邵兴以“三无产品”为由起诉。去年11月,重庆合川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这些熟肉违反《食品安全法》第68条、《重庆市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管理条例》第19条关于散装食品在包装上标识相关信息的强制性规定,属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产品。法院判决被告退回原告邵兴4499.16元货款,并支付原告十倍赔偿计44991.6元,共计近5万元。被告毛妈妈土特产经营部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今年4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卖家王女士不满二审判决此事经极目新闻连续报道后,引发网友强烈关注。4月22日晚,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此事发布了情况通报,表示已派员前往毛妈妈土特产经营部所在地走访,主动听取当事人意见,当事人若对二审判决不服可申请再审。湖北好律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陈亮称,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被告可以向原审法院(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也可以向高一级的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高院接到申请后,可以自己审理,也可以交由原审中院或其他中院审理。4月26日,毛妈妈土特产经营部负责人王琼(化名)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们更换了律师团队,委托重庆公孝律师事务所代理案件再审的相关事宜。4月29日,重庆公孝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林玉成表示,他们已于当日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交再审申请书,法院已经受理。林玉成表示,对一审和二审判决确认的部分基本事实,他们觉得需要重新认定,他们认为,那150碗熟肉的标识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王琼则对极目新闻记者表示,“希望法院能给我一个公平的判决。”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将起诉买家使用虚假地址此前,王琼曾对极目新闻记者表示,邵兴在毛妈妈土特产经营部先后4次购买了食品,包括在先买3碗熟肉后,再下单买150碗索赔。邵兴则表示,他只买了1次,其他3次是他的朋友买的。林玉成律师介绍,他们有证据表明,2021年7月9日,一微信用户向毛妈妈土特产经营部购买了3份熟肉,2021年7月12日,该用户又提出购买150份熟肉,这两次熟肉的收货人均为邵兴。可见,这两次熟肉均是邵兴所买。此外,此案二审判决书上,原告邵兴的显示地址位于重庆市江北区某小区。该房产的女业主出示不动产权证照片向媒体反映,这个地址系她家的地址,而她根本不认识邵兴,此事对她的生活造成困扰。邵兴曾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去年租住在该小区E1楼栋的另一套房子里,在起诉时,因为担心被告对自己有不利的行为,所以故意填了另一楼层。他并不认识那名业主,就此事对该业主造成的影响,他表示道歉。林玉成律师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们认为,邵兴此举侵犯了业主的隐私权,随着事件在网络上深入发酵,可能会给业主带来其他的不便甚至伤害。他们已经得到当事业主的授权委托,将向法院提起侵权诉讼,要求邵兴赔礼道歉以及附带一定数额的经济补偿。“毛妈妈”制作的烧白扣肉对话林玉成律师极目新闻:这次你们申请再审,有什么新的法律依据吗?林玉成:我们认为,毛妈妈土特产经营部的标识要求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根据《重庆市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管理条例》第十二条规定可知,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生产销售的食品有无标签,并非强制性规定。同时,《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质量安全控制基本要求》(GB/T23734-2009)第十一条规定:“应采取适当的方式对销售的食品提供产品名称、生产地址、生产者、生产日期等必要的信息,以使消费者能够正确地处理、食用、贮存其产品。”故作为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的再审申请人,其法定标识义务仅限于“采取适当的方式”,并未苛求须以张贴标签的方式进行标识,张贴标签并非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法定标识要求。本案中,毛妈妈经营部在食品暂存冰柜处,分类张贴了名称、产品配料表、生产者信息、生产日期、保质期、贮存条件、联系方式等相关信息,并通过直播方式对生产环境、生产原料、加工过程进行了展示。并先后于2021年7月8日、7月12日、7月15日多次向邵某发送了“收到烧白、粉蒸肉、回锅肉,如果没有及时吃的话,请放在急冻室,如果马上吃的话,请蒸20分钟”等相关提示,足以证明毛妈妈经营部已采取“适当方式”告知邵某贮存条件、保存方式、如何食用等信息,已充分履行了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的法定标识义务。极目新闻:所以你们的诉求是什么?林玉成:我们认为,本案不适用“退一赔十”的惩罚性赔偿规定。“退一赔十”的前提是食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而认定食品是否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应参考《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五十条:“食品安全,指食品无毒、无害、符合应当有的营养要求,对人体健康不造成任何急性、亚急性或慢性危害。”若毛妈妈土特产经营部生产的食品实质上并非“有毒、有害,不符合应当有的营养要求,对人体健康可能造成任何急性、亚急性或者慢性危害”的食品,则不能适用《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规定,不能将该食品认定为“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进而也不能适用该款所规定的惩罚性赔偿。本案中,原告在整个交易过程中,对生产厂家、生产日期、食用方法和保存方法都是明知的,即便从生活经验和常识的角度出发,他也不会产生误解。且我的当事人已通过微信聊天、拍摄视频等方式,向客户反复提醒贮存条件、保存方式、如何食用等信息,作为职业打假人,邵某更不会因此而产生误解。综上,若毛妈妈经营部生产的食品本身并没有存在质量问题,只是外包装标注不符合规定,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不能适用《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的惩罚性赔偿。极目新闻:对此案原告“知假买假”的行为,你们怎么看?林玉成:知假买假的“钓鱼式”打假行为,违反民事活动诚实信用的帝王原则,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背道而驰,在具体案件审理中应当严格适用惩罚性赔偿条款。从原告虚构收货地址和购买目的、超出一般消费者的消费行为,以及仅2021年就以“退一赔十”为由向人民法院提起十余起诉讼的情况来看,他是职业打假人,且已伺机两年之久,属于“钓鱼式打假”。《食品安全法》“退一赔十”的规定,适用主体只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消费者”。《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规定,消费者是指为生活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人。而职业打假人购买商品的目的不是为了生活消费,而是另有所图,其行为与普通消费者为了生活消费的需要购买和使用商品的目的不同,属于一种变相的经营行为,具有营利性。其行为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偏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立法目的与精神,应认定为滥用民事权利的行为,不应得到法律的支持。此外,在司法实践中,“知假买假”的职业打假行为不受法律保护,已然成为普遍趋势。来源:极目新闻更多新闻●抗癌博主去世,一年时间从帅哥变成……这些重要提醒一定要看完●这样一幅画要价7万?13岁女孩偷拿家里70万约稿,家长讨说法…●采耳大妈抠脚被拍后生意一落千丈 亲儿子拒绝相认●未婚夫送1314520元“天价彩礼”,女子打开一看崩溃!更扎心的是→